av天堂网 avtt915_伦理av影片美国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_av电影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zjgjfbab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宿舍友谊赛

时间:2018-06-13 大一的时候,由于学校宿舍紧张,我被分到了一个综合宿舍,在这个宿舍里,有我、电子商务专业的明、小强及英语专业的涛、鹏,还有会计专业另外三个人。
明、小强、涛、鹏几个人和我玩的都不错,虽然分属与不同的系,上课时间也不大一样,但只要没课,我们基本都在一块玩。宿舍是那种八人间的上下铺,上过大学的朋友们基本都知道,一进门,两边各放两张床。背景交代完毕。
明是我们宿舍第一个交到女朋友的,女朋友是一个四川女孩,我们都叫她君。第一个有女朋友的明,自然是让我们艳羡不已,宿舍这帮兄弟,没事的时候就爱让君帮我们介绍女朋友。
君是个性格十分开朗的女孩子,对什么事都看的很开。我们没事的时候喜欢跟她开玩笑,最色的小强有时候还爱在君面前讲一些荤段子,君总是一笑了之。
君有个死党,叫小燕,长的人高马大的,个子有一米七左右,稍微有一点点胖,一对大奶子总是晃啊晃的,屁股浑圆结实,每次跟君一块到我们宿舍玩的时候,宿舍那帮狼盯着她的目光让人感觉她就跟没穿衣服一样。
明是个长得很帅也很花心的家伙,跟君交往没多久,就出去开房了,回来还绘声绘色的跟我们讲了他跟君的第一次,弄的宿舍这帮狼更是饥渴难耐。
小燕再来的时候,被撩拨的更厉害了。君自然也明白宿舍这帮狼的心意,再加上小燕也没有男朋友,自然就没什么话说,任他们在一块疯。
对于小燕,我没什么兴趣,平时她来我们宿舍玩的时候我跟她话也不多,打个招呼后我一般就开始忙自己的事了。
可能正是这一点,她对我反而比对别人更感兴趣,看我的眼光也跟别人不一样。我虽然心知肚明,但跟她不想有什么瓜葛,再加上宿舍那帮狼都说她风骚的很,跟谁都能打情骂俏,我就更不愿理她了。
君和小燕经常到我们宿舍玩,有时候还玩到非常晚,大家都习以为常,也就不说什么。
明这家伙很花心,跟君上着床,还跟另外几个女孩子搞暧昧,花钱跟流水一样,弄的后来出去开房都要跟兄弟们借钱。
听宿舍那帮狼说,明和君在学校跟前的网吧里做了好几次了。看来,这小子要是再没钱,估计都领宿舍来了。
果然不出我所料,5月份的一天,我下课后一回宿舍,就见宿舍的一帮狼正围着君和小燕吹牛打屁。
5月份的时候,天气已经很热了,君和小燕都穿的很少,尤其是小燕,低胸的上衣,底下是一件齐B短裙,胸前波涛汹涌,看的这帮兄弟眼都直了。
我没理他们,出去洗脸刷牙。回来的时候,小燕正跪在椅子上,面朝里半趴在桌子上听小强讲黄段子,笑的花枝乱颤,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走光了。
我一进来,就看见了小燕白色超短裙里面的透明蕾丝小内裤,由于小燕身体前倾,屁股往后翘着,看的就更清楚了。小内裤几乎是全透明的,一片黑色的森林清晰可见,肥大的阴唇鼓鼓囊囊的,被小内裤勒出了一条缝。
虽然平时对小燕不太感冒,但看到这样的诱人情景,哥还是可耻的硬了!本着有福同享的心态,我没告诉小燕,只是向小强使了个眼色。
这家伙朝我这边一看,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,拉着站在他旁边的涛往后站了站,一方面挡住君的视线,免得她告诉小燕,另一方面也正好趁机欣赏这诱人的景色。
君和明正在明的床上窃窃私语,这边的插科打诨也在继续,只有我知道,这几个家伙的某个部位正在逐渐变大……
很快就到了11点了,宿舍也快关门了。君和小燕要走,明和一帮狼自是不让,说反正另外两个兄弟也不在,床位空着,你俩就睡这好了,再说,今天是周末,宿管老师也不查房。
君和明都有相同的心思,自然打蛇随棍上,跟小燕说要不咱就不走了,看你和他们聊的也挺开心的。小燕有意无意的扫了我一眼,点头同意了。于是,小燕睡在了跟我一排的上铺,跟我头对头,君则睡下铺。
躺在床上,大家继续闲聊,一直到鼾声响起,大家才似受了感染般纷纷睡去。
朦朦胧胧间,听见对面好像有动静,我翻了个身,面朝对面,正準备看看怎么了,对面忽然又安静下来。
过了好大一会,我再次被惊醒。我这个人,睡眠一直不好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把我弄醒。宿舍那几个则恰恰相反,睡着了打雷都不醒。
似睡非睡间,我睁开眼往对面瞥了一眼,这一眼,让我瞬间睡意全无。对面下铺的床上,君和明正纠缠在一起。
明这家伙,看来今晚是存了心的,他原来睡的下铺是在我斜对面,今晚他跟鹏换了,睡在了正对我的下铺。睡过上下铺的都知道,这种架子床,稍微一动就吱吱扭扭的响,只有我对面这张床,鹏嫌吵,在墙上钉了几个钢钉,把床牢牢的固定住,怎么摇都没事。
君和明这时候刚刚结束了一个长长的吻,就见君身子一倾,转了个身骑在了明的身上,熟练的把明的鸡巴含在了嘴里,吧唧吧唧的开始上下套动着。明这边也不闲着,双手掰着君的屁股,舌头灵敏的上下翻飞着,一会舔,一会吸,弄的君不停的扭动着身子。
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洒进来,照在这对男女的身上,屋内亮如白昼。床上的两个人,此刻正忘我的互相慰藉着。
明的一张脸深深的埋在君的大屁股里面,吸的啧啧声响,这显然让君有些受不了,小嘴伊伊喔喔的开始小声呻吟着,但仍不忘记嘴里的美食,像舔一根冰棍一样,细细的舔舐着,偶尔还拿舌尖快速的扫过龟头,弄的满嘴都是淫水,在月光的照亮下,亮晶晶的。
明这时把脸移开,伸出中指,沾了点君的淫水,小心翼翼的把中指送入了君的阴道之中,轻轻的抽插着。
君这时更兴奋了,放开了正舔着的鸡巴,小嘴大张着,叫床声随之传来,「哦……哦……明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你真会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挖的我……受不了……了……」
听到君的叫床声,明挖的更起劲了,边挖还边用嘴吸小逼流出来的淫水。
君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小手握着明的鸡巴快速的上下套弄,嘴里的叫声更大了,「哦……老公……小逼……好痒哦…….快点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被你……弄死了……哦……」
突如其来的大声显然让明吓了一跳,他赶紧伸手摀住君的嘴,小声的说:「要死了你,这么大声,把他们都吵醒了一会。」
君听了这话,马上又把明的鸡巴含在了嘴里,发狂一样的上下套弄起来,这下轮到明受不了了,马上又加上了一根手指插进君的小逼里,也加快了速度,只听咕叽咕叽的声音响成一片。
俩人越弄越快,越弄越快,终于,俩人都浑身一颤,接着软软的抱在了一起。
过了一会,君起来去包里拿纸,月光下,君的小逼上淫水潺潺,顺着大腿流了下来,不算大的奶子一阵晃动。拿了纸,胡乱的在大腿上擦了一把,接着一躬身,又钻进了明的被窝里。
这时,我感觉头顶一震晃动,接着一只手伸了过来,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。
小燕这骚蹄子原来也醒了,跟我一样欣赏了一幕活春宫,这会亦终于忍不住了。我抬起头,发现这小妮子趴在床上,正出神的望着我,眼睛里显示着浓浓的慾望。
妈的,免费欣赏了别人操逼的一幕,这会我的鸡巴也早已一柱擎天了,看着小燕的骚样,我更是慾火大炽,抱着她的头就来了个长长的湿吻,一只手也顺势伸入到她的衣服里,握住一只大奶子揉搓起来。
小燕很快就气喘吁吁起来,身子在床上不安的扭动着,双腿更是来回的摩擦着。我一看,得,甭管对她感不感兴趣了,不上白不上,先干了这骚逼再说吧。
于是我趴在她耳边,小声的说:「这床太响了,咱们下去吧。」说完,轻手轻脚的下了床,站在地上等小燕。
我看她笨手笨脚的往下下,乾脆从后边抱着她的大腿,一把把她抱了下来。雪白的大屁股正顶在我的脸上,软软的触感让我的心跳又加快了许多。
我把小燕抱起来放在了宿舍中间的桌子上。
这个骚货,上身穿的齐齐整整,下身却一丝不挂,显是看了刚才的一幕活春宫受不了了,自己正自慰呢。分开她的双腿一看,果不其然,浓密的森林里,一条小溪正水流潺潺,顺着大腿根蜿蜒而下。看来也不需要我的刺激了,这骚货早就做好準备了。
时间宝贵,我不愿意多耽搁,也怕吵醒了室友,二话不说,把内裤褪到腿弯处,早已昂首待命的小弟弟正兴奋的直流口水。我握着这桿大枪,对準小燕那早已泥泞不堪的小逼,屁股往前一顶,咕叽一声,大鸡巴应声入洞。
小燕空虚多时的小逼,此刻终于得到了满足,她「啊」的一声,身体往后倾了过去。我赶紧抱着她的腰,把上衣往上推到脖子处,露出了一对又白又大的大奶子。这么大的咪咪,本人当然不会客气,嘴一张,就把其中一个乳头含进嘴里,舌尖轻轻的舔着。偶尔还调皮的用牙齿轻咬着,拉开一段距离,再放回去。
明和君显然没想到我和小燕都没睡着,更没想到我的胆子这么大,竟敢在他俩面前赤裸裸的干着小燕。
我见明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我和小燕的结合处,一双手不自觉的摸到了君的小逼处轻轻的揉搓着。君也受到了莫大的刺激,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干的起劲的我和小燕,不停的嚥着口水。
有经验的狼友都知道,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做爱和在众人面前做爱,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尤其这个人还跟自己很熟。
明今晚本来就没得到满足,此刻哪还客气,也下了床,把君的身体一转,屁股正对着他趴在床沿,立马提枪上马,大力抽插起来。君感觉不妥,刚想抗议,早被明摀住了嘴,指头伸进君的嘴里,胯下更加紧了进攻,君的抗议声就变成了柔柔的呻吟声。
小燕这个骚逼,见明和君也加入了战团,哼哼的更起劲了,一双腿盘在我的腰上,屁股使劲的往我的鸡巴上挤,使我插入的更深了,感觉两个蛋蛋都快挤进去了。
我哪肯受她摆布,双手握住那对那大奶子使劲一揉,小燕双腿的力道登时大减,操,让她在这么下去,估计一会我就得缴枪,我可不愿意。我放开双手,提着小燕的两条小腿,把她往我跟前拉了拉,紧接着就是一阵猛攻。
小燕再也顾不上矜持了,一连串的粗话从她口里说了出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操……被你干死了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操逼……快……使劲操我……小逼……要化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早知道……这么舒服……我就……让你……早点干……我……了……受不了……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「你这个骚逼……原来……早就想让我干了……我操死你……操死你……干烂你的小骚逼……」
小燕此时早已忘了身在何处:「哥哥……操死我把…….哦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……以后……让你……天天……操我……」
碰见这么个送上门的骚货,我当然要满足她,「小骚货……你真是个……婊子……我要把兄弟们叫起来……一块操你……干死你…….」
「哦……干吧……干死我吧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哦啊……」
「小骚货,换个姿势,我要从后边狠狠的干你!」
鸡巴从小逼里一出来,马上带出来一股淫水,我的阴毛上更是湿的一塌糊涂。
小燕翻了个身,我从后面继续干她。
抽空往明那边看了一眼,他俩也干的正欢,啪啪,咕叽、咕叽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看我在看他,明对着我笑了一下,眼睛却落在小燕那雪白的大乳房上。
宿舍不大,中间还放了一张桌子,我俩几乎要屁股挨屁股了。见他对小燕感兴趣,我偷偷的朝天努力努嘴,用手指指小燕的大奶子。
明顿时会意,一手扶着君的屁股,一手伸过来抓住了小燕的奶子揉搓着。
小燕显然不知道这只手是属于明的,她正爽着呢。
「哦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快……使劲操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要到了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我一听,加紧了速度,再干下去,估计全宿舍都得被她的叫床声吵醒。明又使劲捏了两把小燕的奶子后,显然也快忍不住了,对着君说:「老婆……哦……我要射在你的小逼里…….哦……」
我俩就像比赛一样,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,宿舍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更猛烈的撞击声……
一声虎吼,我首先射了,怕惹来麻烦,我没敢射在小燕的小逼里,鸡巴一拔出来,一股白浆猛的射出老远,最后全部落在了小燕的大奶子上。
明也随之交了枪,一阵颤动,全部射在了君的小逼里。
我本来也很想摸摸君的乳房,考虑到他俩说不定以后会在一起,弄的尴尬,也就做罢了。
激情后的我们,脸都红扑扑的,君更是羞的赶紧钻进了被窝,拿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着。
我帮小燕擦了擦乳房上的精液,又深深的吻了她一次,这才和她爬到上铺。睡觉的时候,这骚蹄子把嘴凑了过来,趴在我耳边说:「哥,你今晚弄的我太爽了,从来没这么舒服过。明天晚上我在咱校门口的那个宾馆等你,咱们再好好的操一晚上!对了,我很喜欢你,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?」
我一听,坏了,这是要缠上我啊,含糊的应付了她几句,说好以后会照顾她,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了。
明最终也没能和君走在一起,毕业后俩人就分手了。
至于小燕,则在我的不停滋润下,越发的光彩照人了。说实话,要不是对她没什么感情,也许我们还真的能走下去,但这只是也许。
毕业后,我租了一个房子,每天晚上,俩人洗完澡就赤裸裸的在家里做爱,没有了心理上的限制,小燕每次都叫的声嘶力竭,早上出门的时候,总有同楼的男人眼光怪怪的看着她。
半年后,我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。最后和小燕在做爱做了一整天后,我俩友好分手。
前段时间在网上遇见了君,言谈间又想起了宿舍那激情的一夜,早知是如今这个结果,当时就应该和明交换一下。
想着君那沾着淫水的亮晶晶的黑森林,哥,又可耻的硬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