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天堂网 avtt915_伦理av影片美国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_av电影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zjgjfbab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老婆婚后的第一次被操

时间:2018-06-14 (一) 前奏
婚后的生活一直很平淡,和老婆的性生活也越来越少。自从她生产后,人胖了不少,体型也臃肿了不少,对她的欲望更是减少了。
自己开了一个小店,夏天天热,晚上的时候经常和一帮邻居朋友在店前的开阔地打牌。来过山东的朋友都知道,山东这边特流行打够级,六人一圈,间隔三人为一伙,相对两人为对门。
老婆的水平一般,所以他们的联邦在走科后经常拿她的牌帮她打,或者跑到她身边给她指导一下。老婆的乳房很大,生完孩子以后更大了,尤其晚上穿着低胸的衣服,把大半个白花花的奶子更是露了出来。
有天晚上睡觉时,老婆忽然告诉我说,刚才打牌的时候有个人非礼她了。我问︰「谁啊?你怎么知道?我咋没看见啊?」
老婆说就是她的联邦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干瘦,在水务局工作的,住在店对面的楼上,我们外号叫他黄瓜,为人很开朗,人缘不错。
我说︰「他怎么非礼你了?」
老婆说︰「他帮我打牌的时候摸我的手了。」
我说︰「正常手接触一下而已,不至于非礼吧?」
老婆说︰「不是的。」她知道,是那种特意用力攒一下的那种。
我这时才来了精神,我说︰「被他摸,感觉怎么样啊?」老婆没什么反应,只「嗯」了一声。
我继续问︰「想被他干吗?」我和老婆对待性的态度都比较放得开,她是喜欢多人群交和SM的,尤其渴望跟狗狗做爱。
老婆脸羞红了,点了下头︰「谁让你不跟我做的!」
说明一下啊,楼主现在胖了不少,欲望确实不高,但是一听老婆这句话,我的鸡巴立马硬了起来。我一把将她搂住,摸着她的大奶子说︰「骚俜,真贱,想被人操了?」
老婆不说话了,红着脸,低下头,蹭我的肩膀。我把她摁在床上,一只手捏着她的奶子,一只手摸她的下身,她把腿自然地张开,我手伸到内裤里一摸,一股骚水出来了。我狠狠地把两个手指头插进去了,然后问她︰「贱,被野男人勾得这么快就出水了?」然后是指头粗暴地在里面抽插。
老婆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!老公,快操我吧!」
我早就忍耐不住了,脱掉内裤,对準她的骚穴一下子插到了底。老婆长长的出了口气,双脚攀住我的后背,一双眼楮迷离着,「快操我吧!老公。」老婆嘴里不断地唤着。
我大力地抽插着,嘴里不停地骂她「贱」、「骚货」、「人人都能上的公共厕所」。老婆完全进入了状态,嘴里「嗯嗯、呀呀」的应声着︰「老公快操我啊!操我这个贱……操死我,找人来轮奸我……」
我更兴奋了,把右手的大拇指塞到老婆的嘴里,老婆很自然地舔了起来。
我大声的问她︰「骚俜,真是个破烂货,想不想让黄瓜操你?」
「想!」老婆含糊不清的说︰「想让他操,操死我……」
「为什么想让他操你?」
「他瘦,鼻子大,鸡巴一定大,能操死我……」
我听得更刺激,精虫有些上脑了,我说︰「你个贱货,就知道被大鸡巴操。想不想让黑人来操你?叫他们尿尿在你的烂旁,尿在你嘴里。」
「嗯嗯嗯嗯……」老婆不断地应声︰「操死我,操死我吧!」
我听了更忍不住了,两只手不断捏爆老婆的大奶子,不断加快速度抽插,我大声喊道︰「我要射了!射死你这个贱!」然后,一泄如注,喷射到老婆的阴道里。老婆也徐徐的出了口气,抱着我的后背,扭动着屁股。
我软塌塌的趴在老婆的身上,咬着她的耳垂问︰「骚俜,真想被他操吗?」
「嗯!」老婆轻声回答。






(二) 奸情
我问老婆︰「你真想被黄瓜操吗?」
「嗯!」老婆轻声回答,然后很乖巧的趴在我的胸前,灵活的舌头舔着我的乳头。
虽然射精过后有些累,可我还是觉得很亢奋,抚摸着老婆的大奶子说︰「贱,想被他怎么操你?」
老婆的脸又红了,矜持了一下,羞羞的说︰「就在床上操啊!等你……射完了以后他接着。」
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气,但是很亢奋。「你个贱!」我恨恨的说道︰「一个男人操你还不够啊?是不是逮个男人你就想让他操你啊?」
「嗯……不是啊……你不是……想让他操我吗?」
真是个贱货!我狠狠地说︰「我想让谁操你你都同意啊?」
「嗯……不是……嗯……」老婆有些害羞,说话有些不太搭边。
我一把揪着老婆的头发,把她拎到我的胯下,老婆很知趣的用舌头灵活地舔着我的鸡巴,吃着残留的精液,不断地上下吞吐,甚是卖力,我软塌塌的鸡巴被刺激得慢慢硬了起来,精虫也开始慢慢涌上我的大脑。
我把老婆的骚屁股搬到我胸前,用中指和食指不断地抠她的骚俜,来回地抽插,刚射进去的精液随着手指的抽动汩汩冒了出来,发出淫靡的声音,有几滴精液淌了下来,挂在老婆浓黑的阴毛上,配衬着充血红肿的阴唇,显得格外刺激。
我的手指头抠得老婆性奋了起来,她嘴里不停地哼哼,肥美的大屁股来回地晃动,同时更加卖力地舔我的鸡巴。
我又想起了黄瓜,那个对我老婆有暗示的男人,个头中等,摸样还不错,很文雅,说话很逗,和我们夫妻俩聊得很不错,好像,他的鸡巴真的很大。记得以前他到我们店里上厕所的时候,我看过一眼他的鸡巴,不算太长,但是很粗,龟头像个小鸡蛋一般,射尿的时候力道很大。可老婆怎么知道他的鸡巴很大?难道他们以前有奸情?
一想起这个,我的鸡巴忍不住的格外硬了三分,开始有一谱没一谱的瞎想,是不是哪天他又来上厕所,大鸡巴顶得短裤前面都撑起个大帐篷,然后老婆看到了,格外想念他的大鸡巴?那老婆有没有摸过呢?黄瓜那小子会不会找机会用那大鸡巴蹭我老婆,顶我老婆的屁股呢?我老婆会不会被他勾引得骚水直流啊……
这样的淫妻想法把我刺激得不行了,我双手狠狠地把老婆的头向下压,把阴睫深深的插入到她的喉咙里,刺激得老婆一阵「呜呜」的叫,想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。
我颤声的问老婆︰「骚俜,说,想让黄瓜怎么操你?」
「呜……呜……就……这么操……」
「你给我做口交,他从后面操你的烂旁,是不是?贱狗!」
「嗯……是……嗯嗯……就是这么操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是个贱狗……」
老婆无所顾忌地呻吟,随着我手指头抽插得更猛烈,大屁股晃动得更加激烈了。我实在忍不住了,用手拍了拍老婆的屁股,示意她到上面来,老婆早就急就不可待了,立即把两腿张开蹲在我面前,一只手扶着大鸡巴端坐了下去,一插到底,然后快速的套弄了起来。
我一边躺在下面享受老婆的主动,双手也不閑着,一只手伸到老婆的嘴里,让她舔我的中指,模拟3P时给男人口交的样子;另一只手去抚摸老婆的阴蒂,给她多重的刺激。
我说︰「贱狗,骚俜,想不想让黄瓜从后面操你?」
「想,想让他操我……」
「操你哪?」
「操我的骚俜,操我……」
「操你这个贱,母狗!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操我,操死我吧!我是个母狗……」老婆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,肆无忌惮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和渴求,在我身上不断地大幅度套弄,彷 要把我榨干一样。
我问老婆︰「你怎么知道黄瓜的鸡巴特别大?是不是看过?」
「呜呜……没有……」
「不可能!你怎么知道他的鸡巴特别大?」
「我……我猜的……」
「你猜的?」我对老婆这个回答显然是不相信的,当老婆的屁股翘到最高的时候,我突然发力,狠狠地向上挺起鸡巴,狂操起老婆来︰「说,贱,你是不是看到过他的大鸡巴,所以才想让他操你?」
大力的抽插刺激得老婆有些失神,可她还是矢口否认看过黄瓜的鸡巴。我一边暴虐般的插她,一边扯着她的头发,把她的奶子送到我的嘴边,用牙齿又吸吮又咬的刺激她。
「骚俜,说实话,到底看过没?一定要说实话,不然我就不让他操你了!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我看过他的大鸡巴……」
「果然不出我所料!」我心里酸酸的想,「你真他娘的下贱,看野男人的鸡巴!」我恨恨地说。
「嗯……我下贱,操我……啊……」
我觉得女上男下操得不过瘾,于是一个翻身把老婆推倒在下面,把她双腿扛在肩膀上,狠狠地抽插了起来。
「他的鸡巴多大?」
「嗯嗯……好大啊!特别粗……」
「有多粗?」
「特别粗……啊……好粗大……啊……」老婆有些语焉不详。
「比我的粗,比我的大吗?」
「嗯嗯……老公,比你的粗,又粗又大,比你的大……」
老婆说这话的时候,阴道明显收缩得厉害,一股骚水淌了出来。我这下确信了,老婆是见过这个男人的鸡巴了!我心里的酸楚感觉更大了,我问她︰「你在哪里看到的?什么时候的事?」
老婆忽然幽幽的旁掩口气,说︰「老公,我说实话,你别生气哦!」
「嗯,我不生气,你说吧,骚俜。」
老婆断断续续的说︰「是……是上个月十号你出差的那天。」
我的心一惊,心里不觉的带着怒气,更加大力地蹂躏起了胯下的老婆,一边问她︰「你是怎么看到的?」
「那天,他来咱店里,问你哪去了,我说你出差了……」
「我出差了,你就去勾引野男人,是不是?」我的怒火更盛了,说话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,但是抽插得却是更猛烈了。
「继续说,骚俜,怎么看到的?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那天他说,你出差了,我在家可逮着机会了吧,有什么相好的往家领就是了,尝尝新口味……」
「妈的!」我骂道︰「你这个骚俜么说?」
「我说,换什么口味啊?男人……不都……一样吗?」
「然后呢?」我问道。
「他说,大的小的、粗的短的都不一样,口味能一样吗?」
「然后呢?」
「然后……然后他就问我想不想知道。」
「知道什么?」
「知道他为什么叫黄瓜!」






(三) 黄瓜
「黄瓜?为什么叫黄瓜呢?」老婆说。她其实很想知道,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矜持一些,可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,问道︰「你为什么叫黄瓜啊?」
其实我也特想知道,虽然我隐隐的觉得这个外号跟他的鸡巴有关系,可还是想确认一下。于是我放慢了速度,更多的是压在老婆身上,七浅三深的挑逗着老婆的欲望,同时问她︰「黄瓜怎么说的?为什么他外号叫黄瓜?」
「他说……黄瓜一般都打个弯,有点弧度,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他的……就是那个样子,向……向上打弯。」
「果然被我猜中了。」我心道,然后继续问老婆︰「你们再说了什么?」
「他还说,这样的做起来格外刺激,能挑得女人舒服死。」
「那他怎么让你看他鸡巴的?」
「我没看,他那天穿的短裤,那会……硬了,好……好大啊!」
真是个贱货!我问道︰「然后呢?」我开始性起,慢慢地加快了速度。
「然后我就没理他,他就回去了。」
「你怎么不让他操你呢?」我忿忿的说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不敢啊!」
「贱,想让他操,为什么又不敢?」我的怒气更盛了,开始了疯狂抽插,同时大力地揉捏老婆的乳房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婆的叫床声更大了,但还是含混不清的说︰「我……我想……让他的……大鸡巴操我,可怕你……生气……所以……」
我彻底明白了,这个淫贱的老婆,是需要大鸡巴操烂她的骚俜的。淫妻的沖动驱使着我更加疯狂地抽插,同时大声的吼道︰「贱,骚货,叫他操你吧!操死你这个烂!」
老婆在我的刺激下,更加忘我和失神了,嘴里不断地叫唤︰「操我……操死我……大鸡巴操死我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我是个贱,操我……大鸡巴……操烂……我的贱旁……」
终于,我狠狠地又一次射在了老婆的骚俜里,而老婆,也舒服之极的瘫软在床上,嘴里呢喃不清的哼哼,两个爽到极点的人也相拥着昏昏入睡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口渴,醒了过来,看到妻子安心的熟睡在我的肩膀上,很满足,很幸福。我心里忽然一阵悸动,如果她真的被黄瓜操了,我还会对她好吗?
婚前,老婆有过不少性经历,谈过四、五个男朋友,处女膜被一个一夜情的男人给夺走了,屁眼也被三、四个男人操过,并且,还为别人坠过胎。这都不要紧,毕竟婚前谁没有过点故事,可是,结婚生孩子以后,如果她真的被人操了,还能跟一前一样吗?如果被熟人知道我被戴了绿帽子,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啊!
可内心的淫妻欲望还是沖破了我的顾虑,我轻轻吻着妻子,摇了摇她的头,「什么事啊?老公。」老婆含混不清的说︰「不睡觉?」
「老婆。」我顿了顿,轻轻的说︰「想让黄瓜操你,就让他操吧!不过,事先要告诉我,不準怀孕,不準爱上他。」老婆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轻声的「嗯」了一声,向我的胸前又靠了靠,沉沉的又睡着了。
天亮了,太阳升起了,生活似乎依旧。我上我的班,老婆看她的店,黄瓜还是照旧过来打牌,只不过现在我看到黄瓜的时候,忍不住地会想他的大鸡巴,想像他操我老婆时候的模样。那么粗大的一个鸡巴,还往上翘,直接刺激到女人的G模糊点,会不会把女人操死啊?老婆的旁损不会被他操得又松又垮啊?
而奇怪的是,黄瓜这些天似乎说话格外的少了一些,而平时,他是特能吆喝的一个人。而我老婆呢,再也没主动和我做爱,换句话说,我们再也没做过爱,她也再没跟我提起黄瓜的事。倒是有那么两三回我还开玩笑的逗我老婆︰「怎么现在跟你的姘头奸夫没什么进展了?他再没非礼你了吗?」老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没什么回应。
我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,觉得不正常,肯定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。难道……老婆和黄瓜之间还有别的故事?
我的好奇心驱使着我做了一件事,就是趁着老婆不注意的时候在店的门上偷偷安装了一个真空摄像头,160G的记忆体,可以录十四个小时,被我巧妙地隐藏在门顶,摄像头正对着店里,基本上能全覆盖店里的情况。
于是,我每天晚上到店里找机会把记忆体取下来,白天带到单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。一直四、五天都是很正常的情况,偶尔黄瓜会来,呆一小会就走,偶尔会拍拍我老婆的肩膀、蹭一下屁股,我老婆也没有明显的闪躲。似乎,是很正常。
直到那一天,一个周二,黄瓜固定轮休的日子,那天发生的事情,让我彻底地震惊与愤怒!






(四) 母狗
直到那一天,一个周二,黄瓜固定轮休的日子,那天发生的事情,让我彻底地震惊与愤怒!
黄瓜因为工作的性质,每周的周二和周六是固定休息日。那个周二,恰逢本市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飓风,瓢泼的大雨下了整整两天,路上的积水很深,天色也有些阴沉。我对老婆说︰「今天就不用去店里开门了吧?」她说︰「还是去吧,在那里呆着也好,万一有顾客呢!」我寻思反正店子离家也不远,随她意愿吧!于是,早晨我就开车把她送到店里,然后去上班了。
中午的时候,给老婆打过一个电话,问她吃饭了没,她说吃了,东来顺的盒饭。
下午没事我提早下班,雨还是在下,便想开车过去接她,可老婆说她没事已经早离开店子,去她爸爸妈妈那里了,让我晚上也一块过去吃晚饭。
看看表,才刚过四点,岳父家一般开饭晚是大概八点左右,于是,閑着也是閑着,我就把今天的录影取下来在电脑上放,结果,看到了让我触目惊心的那一幕幕,而我前前后后大概看了四遍,才把事情所有的经过和大致的细节搞清楚。
我无比震惊和愤怒,整个人崩溃了一般的瘫坐在电脑桌前,任她催促我去吃饭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,我还是没有清醒过来。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男人无法描述的羞辱和耻辱,也有一种骨子里的暴虐和复仇的欲望!
还是按照时间顺序,慢慢地来说说这白天的事吧!
老婆到店里后,没有敞开店门和窗户,反而打开电脑后就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,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给黄瓜打的电话。扯了大概十分钟后收线,然后老婆开始化妆,那种很浓的烟燻妆,涂着红红的口红,然后从楼上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掏出一套连体的丝袜穿上,并且,还找出了一双大概10厘米高的高跟鞋给穿上。那是很久以前我们逛夜市的时候买的,她说买一双穿穿,反正也不贵,我也没反对,只是,买了以后,从没有看她穿过,没想到她今天穿上了。
我正纳闷她要干嘛的时候,忽然听到敲门声,只看到老婆欢快的去开门,一个人闪进来了,穿着短裤和T恤,拎着一个手提包。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那人正是黄瓜。
老婆待他进店后,赶紧把门给死死的关住,这时黄瓜已经坐在了沙发上,那种长长的长排软座沙发,很宽,有80厘米左右吧!黄瓜很惬意的坐着,那么放松,好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。
我正纳闷老婆为什么要关门的时候,她忽然做出一件让我无比震惊的事情!
只见老婆低下头,很自然的一下子跪倒在黄瓜面前,脱下黄瓜的沙滩鞋,用那刚涂抹过口红的红唇一下子一下子的舔起了黄瓜的脚!那么仔细,那么认真,那么虔诚,同时又充满了欲望和饑渴,彷 小孩子怕别人抢去自己的雪糕,要赶紧把它吃掉一样。
看着眼前的一幕,我的脑袋「嗡」的一下就炸开了,内心的愤怒跟耻辱如波浪一般的涌上来,彷 要把我整个人吞噬掉一样。
我明白,老婆爱好SM,我也明白,他们俩早就勾搭在一起了,我更明白,老婆已经成了他的女奴了,那么费尽心思的打扮,就是为了讨巧她的野男人,那么下贱地伺候男人,只为了满足自己的SM欲望。
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,麻木的,但是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看这对奸夫淫妇的表演。
老婆给黄瓜舔了一会脚,手伸向了他的裤裆,轻车熟路的褪下了黄瓜的短裤和内裤,露出了他的大鸡巴,然后手不断地上下套弄。
黄瓜这时候跟老婆说了两句话,然后看到老婆顺从地把头趴到奸夫的胯下,一边套弄着黄瓜的鸡巴,一边给他做起了口交,不断地上下吞吐,一会舔奸夫的龟头,一会又来个深喉,让黄瓜的大鸡巴完全地插入到她的喉咙深处。
黄瓜的鸡巴确实是大,软塌塌的时候看起来就比我勃起的时候要长,大概有十厘米多吧!老婆给他做了一会口交,已经完全硬了起来,粗看之下,十七、八厘米都有了,同时真的很黑,也很粗,龟头像个鸡蛋一样那么粗大,把我老婆的嘴给充得鼓鼓的。
针孔摄像头清晰的广角度记录下了奸夫淫妇的一举一动,宛如针一般的刺穿我的心髒。我的心冰凉冰凉的,手脚发麻,瘫坐在椅子上,内心的想法既纠结又痛苦,烧灼得我要发疯一般。这个下贱的女人,真的给我戴了绿帽子了,真的被别人的鸡巴操了,真的下贱地去给别人当母狗去了……
老婆正给奸夫舔鸡巴舔得欢畅,黄瓜又跟老婆说了几句什么,老婆慢慢地站起来,撅起屁股,把穿着性感连体丝袜的屁股朝向黄瓜,同时嘴里一直深深含着那根粗大的鸡巴,彷 生怕跑掉了一般,一刻也不舍得离开黄瓜的手抚摸着老婆肥美的屁股,不时地用手拍打着,虽然离得摄像头比较远,可我还是能听到他在说什么。
「真是个好啊!贱狗,见了主人还不欢迎?」
老婆嘴里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叫着,依旧卖力地舔着黄瓜的鸡巴,同时屁股不断地摇晃,像只狗见了主人一样欢欣的摇晃。
黄瓜很兴奋,用手又拍打了几下老婆的骚屁股,两只手用力地一扯,把连体丝袜给扯开一个洞,然后一只手伸了进去,摸起了老婆的骚俜,「这么快就出水了啊!真多啊!你个贱。」黄瓜得意地说︰「是不是欠操了呢?」同时,黄瓜的手指头不断地在我老婆的骚俜里抽插,捅进去、拔出来,又大力地抠我老婆的阴道壁。
「呜呜呜……」老婆快乐地呻吟着,嘴里含混的说︰「人家……骚俜……就是想你的……大鸡巴了,想让你操……我,玩弄我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「那你这些天有没有给我守住贞操啊?你老公有没有操你啊?」黄瓜接着肆无忌惮地问,一边抠我老婆的骚俜,一边拍打她的屁股。
「呜呜呜……没有……我……我不让他操我……我只……只让你操我……操我的……骚俜……」老婆像个下贱的母狗一样,回应着奸夫的问题。
「操我吧!我……我想让你操我……操我的骚俜吧!」老婆央求起黄瓜来。
「你真是个贱货。你是我的,我让谁操你,谁才能操你的烂旁。」黄瓜得意地说。
「嗯嗯……」老婆低声的说︰「我是你的,我只让你操。」
「真乖,真是好母狗,我喜欢你这样的烂旁。」
「呜呜呜……求你了……操我吧……人家都……想了……」我这个下贱的老婆,竟然主动哀求起野男人操她。
「真是够贱啊!」我怒火中烧。
「想让我操你了?骚俜,行,老规矩!」黄瓜更加得意了。
老规矩?我的头又大了,看来这对奸夫淫妇勾搭在一起很久了。可是,老规矩又是什么呢?
老婆这时停下做口交,抬起头来害羞的说︰「不要啦,很难喝的啦!」
「那你不想我操死你这个骚俜了?」黄瓜有些不悦,同时手里更加用力地抠起了我老婆的骚俜︰「贱货,像让我操你还要跟我讲条件?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婆又立刻呻吟起来︰「好……我做……我要你操我……求你了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啊……」
黄瓜满意的笑了起来,然后站起身来,胯下的大鸡巴一柱擎天,老婆立马乖巧地跪在他的面前,张大嘴,紧紧地对着他的鸡巴,像是生怕要丢掉什么一样。
时间在那一刻彷 停滞了,两个人就在那里僵着,彷 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,只不过,黄瓜的脸上带着一点用力再用力的表情,而我老婆的表情则是又期待、又害羞。
「难道……难道黄瓜是要尿在我老婆的嘴里!」天啊!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啊!我不敢去想像了,可事情偏偏如我预料的一般发展。
之间黄瓜舒服的哼哼了两声,一股黄色的液体从尿道里喷射了出来,直直的射到了我老婆的嘴里。我老婆像训练有素一般的,不断张大了口容接着奸夫的排泄物,同时喉咙不断地吞咽,把又骚又腥的晨尿一滴不拉的全吞咽了下去。
天啊!最下贱的妓女都不会干的事,我老婆就这样给她的野男人做了!我心中那个痛啊、恨啊,是无法描述的。
待黄瓜尿完,老婆又贴心地舔他的鸡巴,把残存的尿液一滴不拉的全吞咽到肚子里去,同时,舌头沿着鸡巴向下不断地舔着奸夫的阴囊,然后,挪动着脚步贴近黄瓜,双手分开黄瓜的腿,往最深处用力地舔去……
我要疯了!我知道,这个骚俜贱货在给她的姘夫舔肛门!她舔得那么卖力,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地方,生怕那个大鸡巴的男人有一丝不满意的地方。
我彻底崩溃了,这不单单是出轨偷情的事了。一个女人,喝她奸夫的尿,舔他的屁眼,当他的母狗,而她的老公,从来就没奢想过能有这样的待遇。
一个男人的耻辱,奇耻大辱啊!






(五) 妓女
我脑袋里一片空白,羞耻和愤怒沖昏了我的脑袋,我只能傻坐在那里,继续看着他们偷情。
下贱老婆的舌功很厉害,伺候得野男人舒服极了,只见黄瓜舒服的摸着我老婆的头说︰「小母狗,真好,这么多天了,想我的大鸡巴了吧?」
「嗯嗯!」老婆饑渴的说道︰「好几天没操人家的烂旁欺,可憋坏了。」同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和他的大鸡巴,带着点哀怨但是又风情无限的说︰「这些天是不是又出去操小惠了啊?把我的浪旁都给忘了。」
黄瓜笑嘿嘿的说道︰「你真是个贱,这么几天没操你就痒痒了?我上个周五刚操完小惠,她老公好不容易出趟差,能不使劲操她吗?」
「那你就不过来操我了啊?你不知道我都多难受啊!」老婆爬了两步,撅着屁股跪在黄瓜面前,一边摆动着屁股,一边哀求道︰「今天好好操我,操死我,让我爽个够,好不好?」
真是个贱腾倚啊,竟然主动求着野男人操死她。可接下来老婆说的话更令我伤心了。
「你看,平时你不是喜欢我打扮成妓女的模样吗?我今天特意为你打扮的。来操我吧,好吗?」
是啊,老婆今天确实是为黄瓜精心的打扮着,黑丝的连体丝袜加上高高的皮鞋,烟燻妆的眼影和通红的嘴唇,一看就是那种风尘色情女子的打扮。
听完这话,我已经绝望了。我知道我的老婆为了这个男人是什么事情也肯做的,再糟蹋自己、再作贱自己她也是心甘情愿的,而我这个老公,在她心里已经没什么份量了。
野男人听完老婆的话,得意的笑了起来︰「真乖,我的调教没有白费,你终于开窍了。过来吧,母狗,今天我就好好的操死你!」
黄瓜一步向前,大鸡巴贴近我老婆的骚屁股,用手扶着那大概18厘米长、向上打着弯的粗大鸡巴,不断地拍打着我老婆的骚穴,还吐了一口唾沫润滑一下大鸡巴,并且用手一摸,嘿嘿的笑着说︰「还是这么多水啊,我插进去啦!」
然后他用力地一顶,那么粗大的一根鸡巴,一寸寸的倏的全部没进了我老婆的骚俜。之间我老婆长大了嘴,满足而销魂的发出了「啊……」的一个长音,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并起来。
「好爽啊!好久没这么深的操我了!」老婆忘我的呻吟了起来︰「快操使劲我啊!操我……」
黄瓜早被我老婆伺候得尽兴了,此刻欲望也是高涨的时候,他没理睬我老婆说什么,双脚蹲开马步,把我老婆肥美的大屁股压低,双手放在她腰上,开始狠命地操起我老婆来。他尽情发泄着自己的性欲,每一次都操到大鸡巴的尽头,把粗大的阴睫全部插进我老婆的骚俜,然后拔出来,又再深深的插入……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深啊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嗯嗯……嗯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你操死我了……」我淫蕩又下贱的老婆终于得到了野男人的大鸡巴,被操得浑身通泰,嘴里不停地胡言乱语,讨好着野男人,讨好着给她带来无尽快感的大鸡巴。
「操……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死我……啊啊啊……老公……我爱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操烂我的骚俜……操死我吧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」
粗大的鸡巴不断撞击着我老婆肥大的屁股,来回地颤抖,同时裹着老婆粉红的阴唇不断地里外翻飞,把骚穴填得满满的张得大开,里面的嫩肉都随着肉棒的抽插不断地向外翻,清澈的淫水不断地随着大鸡巴而向下流淌,打湿了丝袜,一滴滴的落在地上。
「你真是个母狗,贱,是不是有个鸡巴就能操你啊?」黄瓜一边操着我老婆,双手不断地掰开她的屁股,能让他的大鸡巴插得更深,操得更爽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我是个……母狗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只让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老公……操死我……操死我这个……母狗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」
「我就喜欢你这么贱。」黄瓜得意的说︰「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下贱的母狗,是个骚货,你男人满足不了你,只有大鸡巴才能把你操爽。」
「嗯嗯……我不想让他操我……他的鸡巴……太小了……啊啊……主人……老公……我的骚俜謚你的……只让你操……只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大鸡巴操我……操烂我……操死我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「真乖,真是个贱,都不让自己老公操。」黄瓜更加得意了。也是啊,彻底地征服一个女人,莫过于如此了。
我躺在椅子上,听着奸夫淫妇的对话,望着自己早就硬起了但是还不足12厘米的鸡巴,无限的颓然。
「啊啊啊啊……操死了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老婆又不断地大声叫了起来︰「老公,主人……操我啊!啊啊……啊啊……操死我这个母狗吧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把我掴操烂了……啊……爽啊……啊……我的旁是你的……是大鸡巴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想怎么操……就怎么操……啊……操死我吧……插烂我的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黄瓜一只手扶着老婆的屁股死命地操,另一只手沾了沾老婆的淫水,送到我老婆嘴边︰「骚俜,看你的水,真多!」老婆「呜呜」的叫着,会意地舔着黄瓜的手指头,把自己淫蕩的爱液都给吃了下去,同时深深的舔着黄瓜的手指头。
「呜呜呜呜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老婆嘴巴不停地叫着,讨好着黄瓜,发泄着自己肉体的快感。
黄瓜把手指头从我老婆嘴里拿出来,藉着老婆的唾液,轻轻的来回按摩着我老婆的肛门,问她︰「骚俜,今天让你泽 插的滋味吧?」
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好髒啊……」老婆看起来不想让黄瓜给她肛交。
「没事。」黄瓜吐了一口唾沫在我老婆的屁眼上,用手指头把它给均匀涂抹开︰「我今天就想啕你屁眼的滋味,哈哈!你个烂。」
黄瓜一边说着,一边粗暴地把手指头插进了我老婆的屁眼里,手指头在里面恣意地套弄、抠挖着我老婆的直肠,配合骚蔬里的大鸡巴互相摩擦着、刺激着我老婆骚羞和肛门之间那层薄薄的嫩肉。
「啊……」我老婆顿时发了一个长音,屁股扭得更厉害了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爽啊……啊……要被你弄死了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骚俜叫你操烂了……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黄瓜稍微一停顿,把手指头从我老婆的屁眼里抽出来,正想把鸡巴也抽出,我老婆说︰「不要啊!不要停下,继续操,操死我!」
黄瓜嘿嘿的笑了,把沾满我老婆排泄物味道的手指头又塞到她的嘴里︰「你给老子好好舔舔,我一会操你屁眼。哈哈哈哈!」
「呜呜呜……」我下贱的老婆一边舔着自己的排泄物,一边嘴里含混的说︰「今天髒……主人……等过几天我灌肠了……再让你操……好不好?」
「那你这里有安全套没?」黄瓜问。
「呜呜……没有……他一直没用安全套。」
「妈的!」黄瓜不爽的骂道︰「今天先放过你这贱货。」同时,他又把老婆的屁股摆好,带着不爽的怨气,疯狂地抽插起来。
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主人……我的屁股和骚少……都是你的……都让你操……」我可恶的老婆这时候也不忘讨好她的大鸡巴野男人,看得我心里的痛楚没法描述,可是鸡巴又硬得要命。
不知觉中,黄瓜已经强力而快速的抽插了二十多分钟,我老婆早就被他操得不行了,上身仿佛散了架子一般,只靠着双腿勉强的支撑着。黄瓜双手扶着她的腰和奶子,下体不断地撞击着我老婆的骚俜,而我这个正牌子的老公,只能又羞又愤的看着他们的春宫秀,同时用力攥着自己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鸡巴,来回地套弄,拼命地获取这种变态的快感。
「嗯嗯嗯……」老婆被黄瓜操得有气无力,嘴里只能不停地哼哼,同时丝袜已经被她的淫水给完全打湿了,而地面,也被淅淅沥沥的淫水给印出了一大滩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爽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骚俜的腿好累啊……到沙发上……操我吧……啊……好好的操……啊……我要你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天天都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看来老婆真的支撑不起这么长的操麻时间了,我心里恨恨的想︰「黄瓜,操死她这个烂!」可不知道为什么,又隐隐的心疼,心想︰「也难怪她被黄瓜操得爽,那么粗大的鸡巴,干了这么长时间,哪个女人不喜欢,哪个女人不被操死啊?哎,还是体贴一点我老婆,到沙发上再慢慢操吧!」
黄瓜彷 听见了我的想法一样,说道︰「这么不经操啊?好,到沙发上,好好的操你。」然后慢慢地把他的大鸡巴从我老婆的骚俜里拔出,之间我老婆的骚俜被他的大鸡巴给撑开了一个大空洞,骚俜的肉都合不起来了。
随着鸡巴的抽出,老婆的身体一阵阵的哆嗦,然后如大赦般的一边慢悠悠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一边把自己的丝袜往下褪,把高跟鞋也脱了下来,这样,她的下体就已经完全暴露在奸夫的眼前了。
黄瓜见老婆已经躺好了,便走了过去,把老婆早就凌乱不堪的上衣和胸罩也给脱了下来,看着老婆赤裸裸的在他的面前,他又得意的笑了。之后他抬高一条腿,把右脚放在我老婆的大奶子上使劲地踩踏、蹂躏,同时又把脚趾头塞到我老婆的嘴里,看我老婆红艳的嘴唇舔他的脚丫。
「你真是个烂!」黄瓜说︰「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下贱的女人。」
「呜呜……」老婆似乎现在又有了一些羞怯,可此后起对黄瓜来得似乎更加卖力了,一只手也抓住黄瓜的大鸡巴不断地给他上下套弄︰「嗯嗯……嗯……我就是下贱……就是个烂……操我……」看来,黄瓜的凌辱似乎把老婆骨子里的凌虐因数又给启动了,她下贱放蕩的潜意识让她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来操她了。
黄瓜也脱下了自己的全身衣服,扔在沙发上,然后把老婆的腿高高的抬起,扛在自己的肩膀上,大鸡巴对準了老婆的骚俜,慢慢地插了进去。
这时黄瓜也不着急,开始慢慢地抽插,一会九浅一深,一会粗大的龟头只在阴道口来回地蹭,同时两只手不停地抚摸我老婆的大奶子,不断地享受着我老婆的身体,享受着老婆源源不绝流出的淫水,润滑着他粗大的鸡巴,打湿了他的睪丸。
「嗯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嗯嗯……舒服……老公……我爱你……嗯嗯嗯……死你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爱死你的大鸡巴了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」
「你的水真多!」黄瓜一边抽插一边和我老婆调情︰「你是我操过的女人中最贱的,水也是最多的。」
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还不是你坏……啊……人家……喜欢你的大鸡巴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喜欢被你操……喜欢给你淌水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喜欢做你的下贱女人……喜欢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做你的烂旁……让……嗯嗯……让你……操烂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死我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
「喜欢我大鸡巴,我就操死你!」黄瓜慢速的插了一会,觉得不尽兴,被老婆下贱又淫乱的话把性欲给挑拨得又高涨了,开始快速的操起我老婆来。
只见黄瓜将我老婆压在沙发的最里面,把屁股高高的抬起,正好方便他的大鸡巴从上往下深深的插入,只见他好像打桩一般,飞速地操着我老婆,一下下的全部插到底,顶到阴道最深处,而我老婆就好像被狂风挂在甲板角落上的木偶,呆呆的,只能被动地享受这狂野的性爱。
那疯狂的动作其实真的把我给震撼了,可能是我的体力不行,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都是平淡的,高速的抽插时间很短,可我没想到黄瓜操得这么猛,彷 要把我老婆生生给砸进沙发里一样,彷 要把她的灵魂给操出来一样,「真是强悍的男人啊!」我忍不住的想。
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听见手机铃声响了,我以为是我的,可看看手机,没有啊!一看监控萤幕,原来是黄瓜的手机响了,竟然和我是一个铃声,都是《荷塘月色》。
黄瓜的衣服就在他身边,他一边拿起手机说话,一边慢慢地操着我老婆。我老婆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暇,把她的双腿放下来搭在黄瓜的屁股后面休息一下,同时双手不断地摸索着黄瓜的后背和肩膀,还不时地用舌头去舔他的乳头,讨好她的奸夫。真是个贱女人啊!我都气愤坏了。
这时黄瓜的声音突然抬高了︰「兄弟啊,这都让你猜出来了。这个骚俜操起来真爽,水特多……」然后电话里面说什么我听不到,只听到黄瓜得意的哈哈大笑。我老婆似乎明白了什么,害羞的扭着屁股,小拳头轻轻的打着黄瓜的肩膀。
这时候黄瓜忽然用手捂住手机,问我老婆︰「骚俜,我那哥们听说你特骚,也想来会会你。怎么样,让他过来吧?」
我老婆顿时害羞了起来︰「不要啊,都不认识,不想。我只想你一个人。」
「那是我们单位的铁哥们,这你就放心吧!今年还不到三十,标準的猛男,鸡巴比我的还大。怎么样,让他来吧?」
「啊,那不行啊!我都要被你给操死了。再说,我和他都不认识。」老婆还在矜持。
「操了不就认识啦!」黄瓜乐了︰「你这个骚俜,别说俩男人,五个男人操你都没问题。乖了,让他来吧,你也体验体验3P,我们哥俩保证让你爽死。」
「还是别了吧!」老婆扭动着屁股,不停地搂着黄瓜的肩膀︰「好老公,我就想你一个人操我。」
「让他过来吧,两个大鸡巴还不让你爽死啊!」黄瓜一边说,一边慢慢地在我老婆的骚俜里抽动,同时手不停地爱抚着我老婆的阴蒂。我明白,他是想用欲望淹没我老婆的担心。
果然,我老婆守不住了,开始叫床了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爽啊……啊……用劲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黄瓜把手机放到我老婆的嘴边,同时下身用力地顶我老婆︰「骚俜,叫床给我兄弟听,让他看看你多么骚,多淫蕩,多下贱。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我啊……啊……我下贱……啊……我是母狗……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快操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操死我吧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
「想不想要我兄弟一起来操你?」黄瓜一边插一边问。
「呜呜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啊……让他来吧……我要……他……要……你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一起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操死我……啊……」老婆终于彻底地沦陷了。
黄瓜得意的笑了,拿起手机大声说道︰「听到了吧?兄弟,赶紧过来,咱兄弟两个一块操死这个骚俜。地址……抓紧时间啊!对了,别忘了带盒安全套!」
(待续)